• 2009-03-23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2tvxq-logs/36919318.html

    19号晚上爷爷走了,今天火化,一切来的似乎是快的,时间也是在懵懵懂懂中过去。

    从我有记忆以来,这是第二次参加葬礼。第一次是四岁外公去世,零星片段,记忆模糊。

    爷爷并不是亲生的爷爷,却也是我记忆中唯一的爷爷。

    外公去世的早,唯存的记忆也是在家人的诉说中留下的,只是疼爱我,这点是确定的。

    听说他是极其疼爱我的,而我回报的却只能是幼时残存的记忆。

    爷爷也是疼爱我的,虽然不是最爱护的孩子,但在这种残酷冷漠的家族,疼爱就显得很珍贵了。

    他病了之后,反而和我家亲近起来,常常诉苦。

    很奇怪,周围的亲人为什么都在弥留之际才发现我们的好呢。

    能同富贵,却不能共甘苦。家人之间的冷漠无情是最可怕的利刃。

    这几天一直在无锡和苏州之间奔波,爸爸在深圳,我要陪着妈妈,面对一群豺狼虎豹。

    我们哭,我们流泪,是舍不得爷爷,是伤心他的离开。

    不晓得那群兽类的眼泪中,有多少是温情的成分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