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6-30

    慢性

    我一直在等一个尘埃落定的时刻,想结束某种煎熬。
    主动权在我手里,但我希望是别人替我结束它。
    某种程度上,我想做一只鸵鸟,一个被引导者。
    W老师终于要离开,想他也是无奈的,好人的际遇往往比较坎坷。
    他邀我也去W大,考虑了一下还是没去。
    又开始执迷小说,尤其是男主是医生的小说。
    曾笑说喜欢沙滩男孩的那一款,内心还是喜欢干净温和的医生。
    唉,都被小说毒害了,现实中哪个医生不是晚娘脸?
    但我就是执着的喜欢医生,甚至是消毒水的味道...
  • 2009-03-23

    19号晚上爷爷走了,今天火化,一切来的似乎是快的,时间也是在懵懵懂懂中过去。

    从我有记忆以来,这是第二次参加葬礼。第一次是四岁外公去世,零星片段,记忆模糊。

    爷爷并不是亲生的爷爷,却也是我记忆中唯一的爷爷。

  •  

    我知道自己是在是太懒了,原本预定好的8月驾车,再次被我的懒惰所打败。

    拖沓!拖沓!拖沓!这是我最大的缺点!

    最近班级的群里有说到实习报告的事,需要实习单位的公章。

    唉,我才实习了几天就半途而废了,当然是不好意思去单位要求敲章的。

    看来只好去想办法了。

    其实,虽然这次的实习任务没完成,或者是我压根就不想去新闻单位实习。(看,暴露了吧)

    不过我还是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或者说我更看清了自己面前需要去走了路。

    虽然不确定毕业之后是否马上接手家里的生意,但早晚是要接手的。

    想想也是爸妈辛苦做出来的,断在我的手上也不忍心。

   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言之过早,只是告诉自己,新闻这条路走不通,还有其他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