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5-03

    成劳模了

    我绝对不是勤奋的人!但是同期进来的俩人都无比“积极”,靠,搞的老娘休假一天也有些愧疚。

    而这可怜的一天休假,就陪伴了花边和韩国小朋友们了。

    然后我发现我的韩语水平已经退化到负值,噢娘的!这天英语水平倒是蹭~~的增长。

    山塘街,观前街,李公堤走马观花,开始还鸡同鸭讲的介绍,到后来就完全任由他们自由发挥了。

    反正韩国人YY的能力还是巨大滴~

    这些88...

  • 2008-07-05

    文学女青年

     

  • 2008-02-13

    闷...闷...闷哦...

    你们都还好吗?

  • 2007-05-31

    期待,回家。

     

    明天就要回家了,心情还是充满期待。

    到底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每次回家心情就雀跃不已。

    来南京快2年了,虽然已经渐渐熟悉周围的街道和事物,但还是会陌生。

    没办法,苏州毕竟是我成长的地方,最重要的是有我爱的人们在那里。

    很少有人会像我般和家人那么黏糊吧。

    青春的心情总是和妈妈分享,喜欢哪个男生啦……

    记得高中时喜欢高一届的学长,告诉妈妈后,妈妈想方设法把他们刚拍的毕业照帮我找来了~

    耍赖的脾气总是对爸爸发,要吃什么啦……

    记得总在半夜三更发脾气,突然指定要吃XX,再晚爸爸还是会帮我去买……

    其实我知道那时的自己有多不可理喻,有时仅仅是想发脾气罢了,可是完全放任自己在家人的溺爱里了。

    记得每次和家人分离都会哭,哭了还不承认,撒谎说生病。

    第一次是去读高中,第一次住宿舍,报到的第一天,当天晚上就晚自习。

    坐在5楼教室窗边的我,在校园里昏黄的路灯下,看到了2个模糊的身影,好像爸爸妈妈哦。

    泪水就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,我知道他们下午就走了呀。

    10点上完自习,回到宿舍一看,哈,妈妈还在,还帮我放好了洗澡水……

    那次是一边偷抹眼泪一边洗澡的,爸爸妈妈真是太好了。

    最后爸爸妈妈离开时,声音已经呜咽了,还死撑说身体不舒服所致。

    第二次是来上大学,类似的情况,第二天早上听到妈妈打来的电话,泣不成声。

    又死撑说昨晚没睡好,感冒了。

    现在想想还真是……幼稚。

    没办法,我真的是离不开家的孩子。